鸣沙山侧 月牙泉畔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李白的《將進酒》与《惜罇空》

一条评论

当下流传的版本是宋刻版《李太白文集》,但是当敦煌石窟中所藏文物现世之后,研究人员从中发现了三种唐代手抄本却与今日流传版本有不少出入。敦煌版共有三种,其中前两种基本相同,且因疑似有缺字、多字和字体较为潦草而被认为誊抄者文化水平不高,可信度较低(哪个时代都需要有文化啊!)。而P2567(”唐人选唐诗”残卷本)被认为可能更接近原版,且唐人选唐诗中本作《惜樽空》。

惜罇空 (敦煌石窟版)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迴。

君不見床頭明鏡悲白髮,朝如青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罇空對月。

天生吾徒有俊才,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盃。

岑夫子,丹丘生,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

鐘鼓玉帛豈足貴,但願長醉不用醒。

古來賢聖皆死盡,唯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対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將進酒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 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 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 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 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邱生,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 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 但願長醉不願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 唯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 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 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 與爾同銷萬古愁。

======================================================

作者:中原一点红(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52323449/

 

陈尚君教授对此也有过较详细的比对分析:

二是名篇《将进酒》,伯二五六七题作《惜罇空》,《文苑英华》卷三三六题作《惜空樽酒》,知此题为初题。其中重要异文,“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伯二五六七“高堂”作“床头”;“天生我材必有用”, 伯二五六七作“天生吾徒有俊才”,《文苑英华》校一作“天生我身必有材”,看到此一名句之递改痕迹;“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几句,是明清通行文本,但宋蜀本后二句作“进酒君莫停”,《李诗通》《文苑英华》《乐府诗集》《全唐诗》“进”前有“将”字,《英华》《乐府》后一句作“杯莫停”,而伯二五六七与《英灵》《文粹》无此二句,知此二句为后补,且各本差异很大;“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纷歧在后句,伯二五六七此句作“请君为我倾”,意为我为你歌曲,你为我倾酒,《英灵》《文粹》作“请君为我听”,《分类补注李太白诗》《全唐诗》作“请君为我侧耳听”。从诗意来说,“为我听”“侧耳听”“倾耳听”都算不上好句,何况前面正说杯莫停,我既忙于唱歌,则劳你倒酒是在情理间。其他细节尚多,不一一罗列。

我浅陋无学,不敢从文献学、音韵学等学理的角度谈些什么。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除了陈教授说到的几句之外,想从文学表达本身来谈谈其他几个文句的优劣。

讨论最热烈的是“古来圣贤皆死尽”还是“古来圣贤皆寂寞”好。愚以为,当然是“皆死尽”好!

“皆死尽”这三个字的表达,读后让人颇震撼,非常有力,非常苍凉,符合李白激烈狂放的个性,也符合下一句的逻辑:古代的圣贤都死尽了,只有其中那些饮者留下了声名。而且“死尽”和“其名”也押韵。

“皆死尽”这三个字粗鄙吗?我觉得一点儿不粗鄙,倒觉得很真实,很震撼,文艺青年和小清新可能承受不起而已。我喜欢“死尽”,也认为这才是李白原笔原意。“皆寂寞”很可能是无知文人妄改。

宋人在诗文的气象和格局上跟唐人比,有些小家子气。如果真是宋人把“皆死尽”改成“皆寂寞”倒有其时代审美的逻辑在(有人提出反证了,但也不一定,因为版本传抄流变很复杂。)。“皆死尽”是摇滚范儿的,朋克范儿的,“皆寂寞”是文艺小清新范儿的,骚柔范儿的,谁更有力度,更像李白的声口,不言而喻。

再说“天生吾徒有俊才”,也显然比“天生我身必有材”“天生我才必有用”好。

当时的情境是,李白跟朋友元丹丘、岑勋在一起喝酒。只说“我身”“我才”不把两位朋友说在内,李白虽自大,但这么说也太不符合酒桌上的常情了。“我徒”是指我们这些人,“我们都有俊才”才是在喝到酒酣耳热之际,跟朋友说话的样子。

而且“必有用”,这三个字在表达上太平了,尤其是“有用”二字,很不够有力,有“俊才”,超出一般人的才华,更好。“天生吾徒有俊才”和“千金散尽还复来”也押韵,上口。

还一句“君不见床头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云暮成雪。”“如青云”还是“如青丝”好?这都不是好与不好,而是对与不对的问题了。

“如”字是显然是比喻,“青丝”本来就是指“头发”,又何来发“如青丝”呢?这句话就不通了。把人年青时的头发比做“青云”倒是合理的。唐杜牧《阿房宫赋》:“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此处“绿云”就是指头发,绿与青同义,李白这里用“青云”喻头发,再正常不过。况且“云”对“雪”意思上也工整。

从以上几点我就觉得,敦煌残卷里的诗句应该是更接近李白原笔的。当然文学欣赏是主观的,并没有标准答案。各花入各眼,喜欢自己喜欢的就好。

 

附:敦煌本《惜罇空》甲本:法藏 Pelliot chinois 2567。

经查伯二五六七(笔者按:即Pelliot chinois 2567)首尾俱残,首起「何异浮萍寄渌水。逐战曾迷只轮下」(即李昂《赋戚夫人楚舞歌》残句),下讫「颂。善用子房筹」(即高适《上陈左相》残句),存二四一行,行二十八字左右。自第七十九行陶翰《古意》 诗后,接钞另一首《古意》,未署撰者。 其後,连钞《赠赵四》、《江上之山藏秋作》等八首诗,亦无撰者,然俱见《李太白全集》,故可判定自《古意》以下九首诗均为李白所作。至第一六〇行,「宫中三章」题下,始署撰者「皇帝侍文李白」,此下存李白诗二十八题,连同前述九题,共三十七题, 得诗四十三首,简称甲本。(《全敦煌诗》第五册 2047页)

敦煌残卷甲本《惜樽空》

One thought on “李白的《將進酒》与《惜罇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将进酒》,《惜罇空》 – 大闲人的博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